湖北中检健康|湖北基因检测首页 > 湖北产品中心

中检用药中检用药

中检用药涵盖安全用药指导和精准用药指导两部分。
药物进入机体后,会产生药物疗效和不良反应。药物基因组学和遗传药理学研究表明,个体间药物反应的差异主要由其基因差异决定,通过检测个体有关药物代谢酶、药物转运蛋白及药物受体的基因型,根据已有研究成果,可以得知个体对药物代谢的安全性,给出针对某种药物的指导建议:避免使用(禁用药物)、酌情使用(慎用药物)及正常使用,即安全用药指导;也可以通过个体基因型的检测,推测个体用药的剂量范围,给出个体化建议,即精准用药。

检测服务类型: 标准检测包 包含dfsafsdfas检测全部内容 标准检测包 包含测试用的检测全部内容 女性检测包 针对女性的检测内容项目 男性检测包 针对男性的检测内容项目

预约订购在线咨询

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139.8万份,较2014年增长5.3%。涉及14岁以下儿童患者报告占9.9%,涉及65岁以上老年人报告占21.5%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提示:关注老年患者和儿童的用药安全

据美国最大的临床诊断公司Quest,发起于1967年,期间经历多次并购,1996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Quest在美国拥有31个区域性大型诊断中心,155家快速反应实验室,超过2100个病人服务中心,每年诊断超过1亿个标本。目前,美国前三名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超过60%,市场集中度很高。在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独立实验室已经占据临床检验市场的1/3。而中国99%的检验业务仍在医院检验科完成。但相比Quest拥有的3000多项检验项目,中国的大型医院也只有500~1000个项目。Quest去年的测试数据,有超过50%的美国成年人、46%的老年人和44%的儿童处方药存在滥用或误用。

药物进入机体后会产生两种作用,即治疗作用和不良反应。大量生物医学研究结果证明,绝大部分药物反应的个体差异是由遗传因素造成的,药物在人体内的疗效和毒副作用与若干DNA密切相关。因人施药,是医学发展的必然方向。

在我国使用降压药的患者中,仅30%血压控制在适合水平,抗心律失常药的有效性只有50%左右;全国药物性耳聋患者达35万,使用链霉素、卡那霉素、庆大霉素等抗生素时“一针致聋”,许多人携带药物敏感性基因突变而不自知。

儿童因器官功能发育不完善,对药物具有特殊的敏感性,更容易发生药物不良反应

癫痫常用药卡马西平,人群中有15%-20%的白细胞抗原HLA-B×1502基因突变,服用这种药后极可能出现严重的中毒性表皮坏死溶解症。

阿司匹林作为解热镇痛常用药,15%的人基因突变会导致该药物毒副作用,会引发儿童哮喘,甚至出现严重的瑞氏综合征——肝肾衰竭、脑损伤,甚至死亡。

可待因常用于扁桃体切除术后缓解镇痛症状,变异的CYP2D6基因型儿童在使用后出现昏迷、呼吸暂停、脑损伤风险升高。

美沙酮镇痛作用强度与吗啡相等,但该药物的代谢基因突变,将导致QTc间期延长,即心电异常。

   老年人深受慢性病、老年病的折磨,如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痛风、失眠、便秘……,由于肝肾功能减退,特别注意用药安全。

一种抗血小板凝集的药物氯吡格雷是目前临床使用最广泛的抗血小板药物,用于冠心病(CAD)、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ACS)、冠状动脉支架(PCI)术后抗血小板治疗。正常情况下,服用氯吡格雷可以大大减轻血栓形成的危险。常在心脏支架术后服用,但有些人却在手术后年间,多次发生血管狭窄和血栓等不良事件,不得不又做了支架手术。因为在我们身体中有一种基因叫CYP2C19,它参与氯吡格雷的代谢。氯吡格雷是一种前体药物,经肝脏CYP2C19酶代谢为有效活性产物才能发挥药效。正常情况下氯吡格雷须经CYP2C19代谢为活性产物,完成它的药物治疗作用。但是,如果一个人CYP2C9基因发生突变,药物代谢活性产物降低,血小板聚集率就会升高,无法起到防止血栓的作用。CYP2C19 基因多态性可造成个体间酶活性存在显著差异,导致氯吡格雷药效不佳而发生不良心血管事件(如心源性死亡、缺血性脑卒中、心肌梗死,支架血栓等)。2010年,美国FDA要求在氯吡格雷(商品名:波立维)的产品说明书上发布黑框警告,提示对高心血管事件风险的患者进行药物基因组学检测,并据此调整临床治疗方案。如果主治医生根据药物基因检测结果改用另一种药物,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华法林(Warfarin)是临床上广泛使用的口服抗凝药,这种药治疗窗窄,剂量少了点就达不到预期效果,服用剂量太少面临血栓形成的风险,剂量大了点就会增加出血,在使用时不管是患者还是医生都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其次,患者对药物的反应个体差异大,疗效不可预测,即便是同一个患者在不同时间剂量都不一样,因此患者要经常到医院抽血,通过监测国际标准化比值(INR)来调整药物剂量,操作起来非常麻烦。多项研究表明,肝脏代谢酶 CYP2C9 和靶酶 VKORC1 的基因多态性是影响华法林用药剂量差异性的重要因素。早在2007年,美国FDA批准更改华法林产品说明书,强调医生应使用基因检测来指导华法林的临床使用,以此降低患者的出血危险。因此,对于正在或考虑接受华法林抗凝治疗的患者,进行 CYP2C9 VKORC1 基因检测,可预先判断患者对华法林的代谢速率类型,指导临床针对不同患者确定合适安全的起始剂量,缩短调药时间同时降低出血并发症风险。

广为人知的救命药硝酸甘油,患心绞痛的人大都会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然而,硝酸甘油药效的发挥也与人体内一种名为乙醛脱氢酶ALDH2的基因有关。这种酶的活性因人而异,活性低的人硝酸甘油的药效就很难发挥。如果活性低的人把硝酸甘油当作救命药,很可能会误了大事。

同样是ALDH2基因,是人体酒精代谢的关键物质,活性高的人,代谢酒精的能力强,活性低的人,代谢酒精的能力就差。换句话说,酒量是受基因影响的。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人千杯不醉,有人一杯就倒,这种基因型的人遇到应酬酒局就可以说基因决定酒量差,不能喝。

别嘌呤醇是有效治疗痛风的药物,因价格亲民被应用广泛。然而,有些人用药后几天,皮肤和眼睛就会出现烧灼的感觉,继而皮肤出现疹子……全身就像被烧伤一样。这是因为他白细胞表面抗体HLA-B×5801基因为突变型,服用别嘌呤醇就会发生手脚麻木、药疹甚至皮肤坏死等不良反应。2012年,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分会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治疗专家达成共识,医生在给患者使用别嘌呤醇之前,要先进行HLA-B×5801的基因检测,如果检测为阳性,必须禁用这类药物。研究显示,在中国人群中,至少有6%~8%或更多的患者是HLA-B×5801基因阳性,这种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一旦发生,对患者来说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使用DNA 检测技术,即是针对上述与药物反应相关的DNA 密码进行解读,预测患者对于不同药物的不良反应程度,对临床用药起到科学、精确的指导作用。参考DNA 检测的结果,医生可以在开处方时,在药品选择、剂量控制及联合用药等方面提出适合每个患者自己的个体化用药方案,患者也可以作为自己日常用药,阅读药品,咨询药量时的健康管理助手,最终可以达到提高药物疗效、降低药物毒副作用、减少盲目的医疗费用支出。

中检用药涵盖安全用药指导和精准用药指导两部分。

在该指导手册中,安全用药简单地说就是准确的选择药物,避免吃错药,对应的是药品说明书中“禁用”、“忌用”、“慎用”等情况

精准用药在充分考虑个体遗传因素的基础上,即药物代谢基因类型、药物转运体基因型以及药物作用靶点基因型的基础上,给出针对某种特定药物的使用方案,即首先该个体对该药“是否可用”,进一步该个体对该药物的使用剂量,以便于临床医生参考性别、年龄、体重、生理病理特征以及正在服用的其它药物等综合情况的基础上制定安全、合理、有效、经济的药物治疗方案。